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2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产品中心 你的位置:天天彩票 > 产品中心 > 朝阳临管区里11岁小志愿者:我和爸妈一起参与志愿活动
朝阳临管区里11岁小志愿者:我和爸妈一起参与志愿活动 发布日期:2022-05-04 20:30    点击次数:51

“五一”劳动节早晨6点不到,陈墨轩一家三口早早地做好准备,赶往小区内的网球场集合。他们住在美景东方小区,是朝阳区的临时管控区。劳动节当天,小区里开展第二次全员核酸检测工作,有百余名居民报名参与当天的志愿活动。陈墨轩今年11岁,他是当天报到的志愿者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陈墨轩一家做志愿活动合影。李优 摄

 

一家三口齐做志愿者

 

这已经不是陈墨轩第一次做社区志愿者了。4月25日,美景东方小区尚未成为临时管控区,因为靠近发现阳性病例的小区,社区里不少居民的北京健康宝都出现了弹窗的情况,需要三天内做完三次核酸,拿着核酸结果阴性证明到社区指定处填写承诺书,方能解除弹窗。每份纸质承诺书的信息,需要手动录入电脑系统,社区为此在业主群内发布了信息录入志愿者的需求。

 

“我看到消息,转述给我儿子,他就说要去做。”李小梅是陈墨轩的妈妈,是一名高中化学老师,她说,是陈墨轩主动提出要参与志愿活动的,“刚开始社区那边担心是小孩子,怕做不好。”陈墨轩还是坚持留下,和李小梅一起,他负责坐在电脑前录入,妈妈则在一旁帮他核对信息。

 

“我在电脑前坐了两三个小时,承诺书很多,社区里面六七台电脑都不够使。”陈墨轩告诉记者,他的工作就是将承诺书上填写的个人信息、核酸结果,以及最后一次核酸日期搬到电脑的表格里,另外还需要核对每个人的地址填写是否正确。

 

美景东方小区一共有3500多户居民,总计1万左右的人口出现健康宝弹窗的情况。李小梅说:“我们社区在这方面安排得特别好,很多志愿者参与进来帮忙,都是年轻人,别的小区两三天弹窗还没解决,我们小区当天下午5点前就帮居民解决得差不多了。”

 

第一次参与志愿活动给陈墨轩留下了特别的体验,他告诉李小梅,如果社区有提出志愿者需求,他就要参加。“所以第二次社区需要志愿者,我儿子说要报名,在他的带动下我们一家三口就全上了。”李小梅说。

 

小区里的全员核酸检测工作不比第一次信息填报的工作轻松,人流量相对大,美景东方社区考虑到安全性,本来是不同意陈墨轩参与志愿工作的。“但是我希望能够出一份力。”陈墨轩坚持要参与,于是和当“大白”的妈妈分开,与爸爸二人一起被分配到了物资组,运送矿泉水、口罩、防护服、消毒液等物资,当周边核酸检测点位的志愿者有需要时,提供相应的物品。

 

物资组就陈墨轩和爸爸陈孟裔两人,他们在临时用来充当物资补给点的篮球场待命。陈孟裔说:“物资组比较机动,但相对来说比较安全,不需要接触那么多人,墨轩就看着球场外面那些核酸检测的队伍,和我说也想参与进去。”

陈墨轩一家合影。新京报记者 陈璐 摄

 

“志愿的过程不是很辛苦,我更想去当扫描身份证信息的‘大白’,或者维持队伍秩序。”陈墨轩说,如果可以,他也想做一些出力的事情,对他而言更有挑战,也能为社区分担压力,“这对我来说是一次特别的体验,我觉得特别有意义。”

 

想当职业魔方选手的小小少年

 

陈墨轩在朝阳区白家庄小学上五年级,比起在室外活动,更喜欢在家里研究魔方。他的家里,不同形状大小的魔方几乎填满了桌旁的小柜子,陈墨轩拿起其中一个,骄傲地展示着:“这个魔方是最新买的,是一个很好的牌子。”

 

和魔方放在一起的,是早已被陈墨轩翻烂的魔方公式纸,他会在上面不大的空隙处,密密麻麻地写上自己的“笔记”,借此更熟练地掌握技巧。陈墨轩说:“这些公式都是我写来背的,玩魔方就是要背公式。”

陈墨轩和他的魔方。新京报记者 陈璐 摄

 

陈墨轩的梦想,就是长大以后能去参加WCA世界魔方大赛,成为一名职业魔方选手。魔方几乎成为陈墨轩生活中最不可放弃的爱好,有时候,在父母午睡前他在玩魔方,午睡起来就会发现他还在研究。陈墨轩说:“我觉得魔方能让我觉得很放松。”

 

陈墨轩的成绩不错,能排到班级前十,平时的爱好除了玩魔方,就是看书。李小梅说:“他平时能自己坐在沙发上安安静静地看半天,一旦是自己喜欢的东西,专注力就很强。”在客厅里,李小梅专门放了一个书架,上面摆满了书,都是陈墨轩的,“疫情以来,我们就没怎么出北京了,他就把这些书全看完了。”陈孟裔说。

陈墨轩家的书柜。新京报记者 陈璐 摄

 

“其实疫情对我儿子的改变挺大的,少了些小孩子气,更喜欢待在家里了,所以说当志愿者也是他和外界交流的一个方式。”李小梅说,从前每逢寒暑假,都会带着陈墨轩出去旅游,因为疫情,出游的计划就搁置了,去到的最远地方就是北京郊区。

 

整个4月,陈墨轩一家几乎没出过小区,而小区成为临管区,就连‘五一’郊游的计划也落了空。陈孟裔说:“这波疫情过去之后,我们想去郊区走走,全家能一起在外面吃顿饭,也算是一点认真生活的仪式感了。”

 

新京报记者 陈璐

编辑 张磊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