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2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天天彩票 > 联系我们 > 59年的两次会议, 这位上将都不肯批判彭总, 5年后病死在办公桌前
59年的两次会议, 这位上将都不肯批判彭总, 5年后病死在办公桌前 发布日期:2022-07-23 19:43    点击次数:86

1959年夏季,彭老总在庐山上就大跃进相关问题,向中央写信发表不同看法。结果在庐山会议以及接下来在北京召开的军委扩大会议上,老帅都受到了深刻的批判。两次会议时,开国将帅们或主动、或被动,基本都要发言揭批一下老总的问题,才能确保自己过关。但是也有坚持真理、个性比较倔强的将领,反其道而行之,结果受到了连带的批判,被打为右派。比如邓华、洪学智、万毅、钟伟等人,会后遭到降职处理。

在这两次会议期间,一野将领的表现有些出人意料,没几个人支持彭总。解放战争时期,彭老总带的部队有点特殊,是由原120师为班底组成的西北野战军、第一野战军。彭老总的嫡系部队在红军时期为红5军、红三军团,后来成了八路军115师的一部分。他本人身为八路军副总司令,在抗战期间指挥过百团大战,但严格来说从1937年往后没有特别直属的嫡系部队。

由于一些原因,到了解放战争初期,贺老总没有直接指挥西北我军,而是由彭总带领西北野战兵团、西北野战军与胡宗南部队周旋。彭总同时还面对着“二马”的威胁,作战难度非常大。但最终老总率部挺过难关,通过有效的运动战以及后期华北野战部队的补充,彭总指挥一野横扫大西北,建立了奇勋,这期间贺老总一直在幕后,提供后勤支持。

但话说回来,即便解放战争中彭总功劳更大,但一野的主要将领跟贺老总的时间,还是远比跟彭总的时间要长。所以在庐山会议上,肯为彭总挺身而出的一野将领并不多:贺老总当时是反对彭总意见的,这样一来,一野将领们就更没有人替为老帅讲话了。

倒是原先第四野战军的几位名将,起身为彭总辩驳,遭到了连带的批判。四野中受影响较大的黄克诚、钟伟等人都曾是红三军团出身,是彭总的老部下,而邓华、洪学智、万毅则是志愿军中的名将,在立场和感情上,他们都主动支持彭老总,不幸遭到批判降职。

不过第一野战军中,有一人没有落井下石地批判彭总,反而在会场上坚定立场,一句彭总的坏话也没有说。这给他自己带来了一些不好的影响,后来被批为思想右倾,这位将军就是甘泗淇上将。甘泗淇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武将,战争年代他一直从事政工工作,曾经担任过西北野战军的副政委、政治部主任,还参加过抗美援朝。他对彭总非常了解,不相信老总有实质性的问题。

同时由于多年从事政工工作,甘泗淇的政治性很强,不愿意莫须有地批判革命同志,因此他一直保持沉默,在庐山会议和军委扩大会议两次大会期间,用这种方式向老上司表示了支持的态度。有人在现场引导甘泗淇加大火力,他却仍然一言不发,报以沉默。

由于受到1959年事件的影响,甘泗淇被上级批评,在60年代初期工作屡屡受阻,仕途不顺。但为了彭总,对于这一切甘泗淇并没有任何怨言,将军为人正直心地善良,他和妻子李贞没有孩子,便自愿领养了几十位已故战友的子女,悉心把他们抚养成人。

甘泗淇出任总政治部副主任期间,由于心理压力大,加上工作繁忙,1964年将军在批阅文件时突然心脏病发作(在此之前没有征兆),当天医治无效去世。彭总得知消息心痛不已,直到10年后老总病重之时,仍然没有忘记和甘泗淇在一野并肩作战时的日子,以及将军在1959年关键时刻的表现,二人的将帅之情令人动容。

值得一提的是,甘泗淇在红军时当过红二军团、红二方面军政治部主任,是贺老总的直接下属和绝对嫡系。论私交,其实他和贺帅的关系也很不错。但是在一些重大问题面前,甘泗淇将军没有以私人关系为转移,而是就事论事坚持自己的看法,这正是一名解放军将领应有的高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