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2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新闻资讯 你的位置:天天彩票 > 新闻资讯 > 上海学生返晋之旅: 此前社区称“没有接收证就回上海”, 新政策已要求免隔离费
上海学生返晋之旅: 此前社区称“没有接收证就回上海”, 新政策已要求免隔离费 发布日期:2022-05-28 20:44    点击次数:106

封面新闻记者 吴德玉 荀超 闫雯雯

5月25日,七曜在山西晋城一家隔离酒店的房间里,和楼下前来送小零食的姑姑隔窗打了个招呼。那一刻,她感触良多,五味杂陈,既有与亲人重逢的感动,也有一丝人在囧途的感慨。

住在山西晋城泽州县隔离酒店的南木,5月25日收到了来自太原隔离酒店的电话,说可以将5月22日隔离酒店的费用退给他。目前,该县对由沪返回来的大学生,采用的是免费隔离政策。

近日,上海部分大学生陆续返乡,多名山西在沪大学生反映返乡遇到不同状况。有学生介绍,离沪入晋需在太原中转,其间部分学生因中转问题滞留,抵达家乡后需进行集中自费隔离。5月26日,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两位从上海返回山西的大学生,听他们讲述了自己的回家之旅。

学子们踏上返乡之旅。/图据受访者

决定返晋

七曜是5月19日接到学校的返乡通知的。

她是山西晋城人,目前在上海一所大学读大三。

之所以在5月下旬决定返回山西老家,是因为“学校5月19日发了一个文件,说可以安排在上海的大学生于5月22号到29号有序离校返乡。”根据学校的文件显示,这个时间窗口是上海市统一和其他52个城市协调过后确认的。在她看来:“如果错过这个时间段,下次不知是什么时候。”

七曜的家人从所在社区了解到,如果从上海返回山西晋城,需要提前三天在“晋来办”APP(晋城便民服务平台)上面报备,然后再向社区报备,如果社区同意,就能返回了。

5月20日,七曜在“晋来办”报备之后,就接到所属社区打来的电话。工作人员告诉她:“上海来的一律劝返。我当时有点不太明白,据我所知,我有几个好朋友已经从上海回到晋城,并且由当地社区接收后正在集中隔离中。”

几乎同时,在上海读大一的南木一接到学校的放假通知,便开始浏览火车票信息。决定从上海返回山西前,南木给山西的防疫部门打电话确认。“政府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在电话里说的都是免费接收,我就决定回来了。”

抢到车票

5月22日,南木坐上了返乡的列车。

而那一刻,七曜还没搞清楚自己将面临什么样的防疫政策。“到底是自己所属的社区不接收,还是晋城统一政策?”带着这个疑惑,七曜给晋城防疫办打了电话,“防疫办表示没有明确的政策不允许在上海的大学生返乡,在‘晋来办’APP登记之后,社区会向防疫办打申请,就可以了。”然而,七曜说:“我所属社区的工作人员又说不是社区不允许,是街道办事处不允许,就算社区打了申请,街道办事处也不会同意。”

有几个山西老乡建了个微信群,在群里,七曜发现,山西各地的防疫政策好像并不统一,对从上海返乡的大学生,有的地方是接收的,有些地方是不接收的。

但是对于七曜来说,已经没有退路了。上海到太原南的高铁动车每天只有一班,抢火车票很难,她幸运地抢到了5月23日的车票。此时的她,已经顾不上去纠结晋城的防疫政策了。“先不管社区怎么回复了,先把票抢着,不然连最后的机会也没有了。”

太原中转

抵达太原火车站之后发生的事情,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当我们下火车后,一切都变了。”

相较于山西其他城市,晋城没有可当天中转的高铁,只有专属的隔夜中转通道,即第二天早晨才能坐上从太原到晋城的高铁。

22号中午到太原南站的时候,南木发现,现场情况和电话里咨询的不太一样。“我们没有完全闭环管理,中转的时候,接触的人挺多。到达太原后,又说不接收我们了,让我们在太原南自费中转一晚上再返回家乡。21号那些回去的同学说是免费接收,为什么我们回去之后,情况突然就变了?”

比南木晚一天抵达的七曜也遇了相同的事情。5月23号,她下午5点抵达太原南站。下了火车后,她和同行的小伙伴找到大部队,按部就班地排队检票出站、做核酸。

到达隔夜中转点后,七曜感觉负责中转的工作人员对如何对待从上海返乡的大学生的政策也不是特别了解。“除了特别慢地手写登记我们的信息外,他们之间也在小声讨论流程之类的。”大概晚上9点半,七曜一行到达集中隔离的酒店。

归途并不遥远。/ 图据受访者

自费隔离

南木说:“据我了解,5月21号那些回去的同学,说抵达太原,车站是免费接收的。”但是当他抵达太原南的隔离酒店时,收费则是330元一天。

七曜住的中转隔离酒店,房费是260元一晚 ,不含晚饭和早饭,含晚餐和早餐就是310元一晚,另交800元钱押金。

“因为凌晨5点学校用班车把我们送到上海虹桥出发,大多数人凌晨3点甚至更早就起床了,弄到晚上9点30分,大家劳累了快一天,基本饭都没吃,那么晚了,能有个地方呆着就不错了,对于房费啊、押金之类的,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

在去晋城东的路上,七曜看到社区群聊里发布的一个通知,“意思就是对上海、天津返回晋城的人,必须要提前报备。”七曜看到还需要社区开具的“接收证明”,马上问妈妈:“你给我报备了吗?”

妈妈告诉她,社区回复称,“在晋来办APP上登记就好,不需要开具接收证明,回来之后就直接去隔离。”

七曜一行到达晋城东站后,随人群等着救护车来拉人。车站工作人员拿着一份名单,把所有名字念完后,上面并没有七曜的名字。“对方告诉我,必须要有社区的接收证明才可以离开。”七曜愣住了,马上又让妈妈联系社区。

“这时候社区的说法又变了,说让你提前报备,你不报备,你现在私自回来了,怎么办?你现在就回上海。”这句话戳痛了七曜。“听到‘回上海’这三个字,就很崩溃。”

经过多方沟通,七曜最终取得了接收证明,回到了晋城。

事后回想起来,她自称“因祸得福”——虽然被滞留了一下,但作为第二批被送到的隔离酒店,环境还不错。

不过她依然觉得,23号当天最大的问题还是太原南站中转管理比较不规范。“今天凌晨1点多的时候,有一个姐妹跟我说,工作人员把前面的人接到酒店隔离之后,现场就剩她一个人,在太原南车站过夜滞留。”

回到家乡

七曜透露,自己在晋城的隔离酒店,伙食挺好的,甚至有点太好了。“配的餐特别多,但是我感觉有点浪费,我有个男生朋友都觉得吃不完。我觉得其实可以在伙食上节约一点,拿这笔费用来减免我们的隔离费用。”

据山西晚报报道,晋城目前的隔离政策是:如果14天内有中高风险地区旅居史的,由救护车点对点转运,实施“14+7”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如果14天内有病例报告但尚未调整风险等级地市旅居史的,由保障车队点对点接返,落实“7+5”居家或健康驿站隔离医学观察;如果是省外非涉疫地区旅居史人员,实行“核酸采样+抗原检测”和“3天3检”措施,3天内不聚集、不聚会,不前往室内人群聚集场所。

七曜属于第一种情况。目前她所住的隔离酒店是160元一天包餐,另一个朋友住的隔离酒店是110元一天,这个价位她们还是可以接受的。据她了解,有同学住的酒店是240元一天。“看到很多地方对大学生隔离都相继免费了,希望这里也能对从上海返乡的大学生多一些关心,有个明确而统一的政策。”

5月26号下午,七曜所在的几个微信群里都在转一份网传的最新防疫政策,上面注明:“暑假期间,省外高校返晋学生需在隔离酒店集中隔离的均予以免费,之前已经收取费用的予以退还,费用由属地政府承担。”

“重生之晋城再爱我一次。”七曜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动态。尽管当时不确定那是否是官方的准确版本,但七曜说,“看到这个文件,感觉似乎看到了曙光。”

阳光照进南木所在的隔离酒店。/ 图据受访者

当天下午18点17分,山西省卫健委官网发布《关于动态调整省外入晋返晋人员疫情防控措施的通告》,要求“暑假期间,省外高校返晋学生需在隔离酒店集中隔离的均予以免费,之前已经收取费用的予以退还,费用由属地政府承担。”落款是“省疫情防控办”。

南木的家乡在晋城泽州县,他住在隔离酒店里,天天梦见家人做的刀削面。

5月25号,太原中转隔离酒店给他打了个电话,说中转隔离收的费用可以退。而他现在住的隔离酒店,是当地安排的,吃饭荤素搭配挺好,每天有防疫人员上门做核酸。他要在这里度过14天,免费。

再过几天,他就能吃到家人亲手做的刀削面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系化名)